客服电话:400-999-4758
 
 
 
行业资讯
从“缺电”背后的原因看“缺电”的持续性如何?
发布时间:2021/10/6 8:39:10     点击: ( 279 )

我们先来看缺电的原因:

1、经济复苏、需求侧电气化加速推升用电需求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1 年前 7 月我国全社会用电量达 47097 亿千瓦 时,同比增长 16.6%,相较于 2019 年 1-7 月两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也高达 7.6%, 处于 2012 年以来的次高增速。

分行业来看,旺盛的制造业需求拉动发电需求高增。非高耗能制造业用电量累计 增速明显高于高耗能制造业。同比增速来看,2021 年 7 月,高耗能制造业累计用 电量同比提升 15.5%,而非高耗能制造业同比提升 23.9%。相较于2019 年,高耗能制造业同比增加 14%,而非高耗能增加 18.6%。

东部外贸活跃的发达地区用电需求旺盛,2021 年前 7 月粤苏浙沪鲁五省合计用电量达 16899 亿千瓦时,同比增 长 20.3%,相较 2019 年同期增长 17.50%。

制造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汽车制造、电气机械、通用设备等增速都非常高。服务业中信息传输、批发零售两个用电大户都实现了较高增速,批发零售得益于电动车充换电业务的快速发展。

2、发电结构的变化导致局部、短时电力紧张

以今年缺电较为严重的云南为例。

一方面,云南省水电占比高达 80%,今年来水偏枯影响电力供应。截至今年 7 月水电发电量 1411.5 亿千瓦时,同比上升 15%, 但水电发电量上升主要受新增装机(弃水率下降)、水库放水影响,来水偏枯导致机组利用小时较前 5 年同期均值低 4.9%。虽然进入雨季, 6、7 月份机组利用小时数有所提升,但仍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进入冬季,来水不足状况或更加明显, 叠加部分水库蓄水已透支,预计冬季仍将面临较大供电压力。

另一方面,云南广 西等地由于清洁能源丰富,能源成本低,吸引了电解铝、多晶硅大量新增产能, 用电需求强劲。云南省外送电力主要支援两广地区,2020 年输出电力达 1425 亿千瓦时,位居全国第二。

截至 2021 年 7 月,广东输入电量几乎为零增长,累计同比增速仅为 0.04%。云南、广西、广东等“缺电”较为明显的区域,火电发电设备利用小时都大幅提 高,显示火电厂在尽力保供,“缺煤”并不是导致“缺电”的主要原因。

从火电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处于历史上并不高的水平,也可以看出总的装机 容量并不缺。但是,装机容量中,作为稳定发电、并可以灵活调配的能源火电装 机增速降低,风电、太阳能装机增速较高。而新能源存在着季节性、时间分布不 均、受气候影响等问题,并且时段性、灵活性调节能力不足,因此,一旦用电负 荷高增,或者新能源出力不足,就有可能出现“缺电”的情形。

3、煤炭供需缺口放大,库存处于低位,加大了火电增加供应的难度

煤炭安全问题影响煤炭生产。

内蒙古产量同比增速明显落后于晋、陕,主要原因为内蒙古全面清查 2020 年以来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叠加“煤管票”、 外送、重大矿难频发等因素导致有效供给难以释放。晋、陕、蒙 2021 年前 4 月原煤累计开采量占全国总开采量的 72.45%,相较 20 年同期 70.14%进一步提升。电力需求旺盛带动煤炭消费,加上煤炭供应受影响,煤炭库存被持续消耗。9 月16 日沿海八省动力煤库存为 1942.8 万吨,同比下降 25.6%,处于近五年低位。

4、能耗双控推动“限电”

8 月 17 日发改委印发了《2021 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 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 9 省(区),今年暂停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以外的“两 高”项目节能审查,并督促各地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特别 是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任务。被预警的部分省份,陆续出台“限电”、“限产”措 施。

“双控”是指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的双控制度。双控制度早在“十二五”期间就已经写入发展规划中。其中,能耗强度是指单位 GDP 能耗。公式为:万元生产总值能耗=能源消费量(吨标准煤)/地区生产总值(万元)。

为实现 2030 年前碳达峰、2060 年前碳中和计划,“十四五”规划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 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提高到 20%左右;将节能目标分解落实到各地区,“十四五期间”确保单位 GDP 能耗降低 13.5%。

国家发改委的能耗“双控”考核实施季度、“红黄绿”灯预警机制:未完成双控进度目标,且实际值与目标值差距大于目标值 10%的地区为一级预警,用“红灯”表示,其能耗控制形势十分严峻;未完成双控进度目标,差距在 10%以内的地区亮“黄灯”,其能耗控制形势比较严峻;完成双控进度目标的地区亮“绿灯”,表示进展总体顺利。

结论:“限电”可能成为常态。

首先,在新能源消纳和存储能力完善之前,火电对电力电量平衡仍具备重要意义,常规水电、核电、气电、煤电等保障供应安全的支撑性电源装机的不足,将使得局部、短时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可能持续存在。

第二,火电在能源结构仍占据重要地位:以发电量计算,火电占比高达 68%。因 此,在能耗强度有效下降之前,为了达到双控目标,对高耗能产业的限电、限产 等就成为降低能耗总量的有效手段,短期影响开工率,中长期影响产能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