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400-999-4758
 
 
 
行业资讯
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期限推迟 电力现货市场究竟难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8/11/27 14:40:02     点击: ( 110 )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健全完善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机制的通知》,要求试点地区原则上应于20196月底前开展现货试点模拟试运行。这意味着国家能源局对电力现货市场试点试运行期限向后放宽了半年。

去年9月,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

然而,作为电改的重头戏之一,电力现货市场的推进并不如人意,8个试点地区中仅有广东如期实现了2018年底前试运行,其他地区均未在期限前达成试运行,这也导致了能源局的期限不得不放宽。

广东:进展虽快但有许多“妥协”

8月31日,广东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将按照模拟推演、模拟运行(不结算)、结算试运行三个阶段开展。但是,由于是试点,且广东电力装机的结构复杂,规则上做出了许多的“妥协”。

广东是唯一一个在2018年底前启动的试点,但是作为重要的接受外来电的省份,目前“西电东送”的外来电并不能参与电能量市场交易,而是作为边界条件。

一位业内人士称,电力现货市场应该是全市场电量的一个参考,广东现在外来电并没有进入现货的体系中,省间的交易相当于堵死了。电力现货本身是为了反映市场真实的供需情况,外来电不进入现货体系,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现货。

对于现货市场中不同成本机组同台竞价问题,南方能源监管局在测算不同机组真实运行成本和综合成本的基础上,高成本机组参照执行与常规燃煤机组的同一成本,在竞得及发出电量后,实际结算时向其给予一定的补贴以保障机组收益,补贴资金由市场用户分摊。

广东电力市场构建的是“中长期+现货”市场体系,包含基于差价合约的日以上周期的中长期电能量市场和全电量竞价的日前、实时现货电能量市场。同时,发电侧以发电机组对应上网节点的节点电价作为现货电能量市场价格,用户侧以全市场节点的加权平均综合电价作为现货电能量市场价格。

参照国际经验,一个完备的电力市场体系中,应包含现货市场、辅助服务市场、金融与期货市场、容量市场等。但是现在广东所建立的试运行版本,缺少其他市场的配合。

浙江:“理想”市场与国网难达成一致

浙江是广东之外较受关注的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浙江电力市场建设分为初期市场、中期市场和目标市场,初期市场的目标是建立以电力现货市场为主体,电力金融市场为补充的省级电力市场体系。

2017年9月,PJM与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联合体中标了浙江4000万电力市场设计方案。PJM是美国最大的电力市场运营商,负责美国责美国13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电力系统的运行与管理。

浙江通过PJM借鉴了国外的经验,并在2017年底完成了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方案。分析人士认为,浙江的电力现货市场方案是颇为理想的,但是从眼下的发展来看却也陷入了停滞之中。

浙江电力现货市场目前仍在规则编制阶段对于规则部分焦点问题省政府与电网公司有分歧未达成一致意见,导致市场建设处于停滞状态,2018年底按原定计划启动运行已经无法实现。

由于分歧未解决,市场规则无法确定,交易技术支持系统迟迟未开发,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浙江电力现货市场20196月试运行也面临相当的困难。

上述人士认为,浙江电力现货市场建设有两大难点。

其一、按国家控煤要求,浙江煤电发电用煤总量受控制,对电力现货市场正常运行带来挑战(截止2016年底,浙江电网总装机8330万千瓦,其中煤电装机容量4628万千瓦,占比超过55%);

其二,浙江省政府与电网分歧点难解决。一、外来电归属问题:参与市场还是参照广东作为边界条件?二、日前市场归属问题:由交易中心调度组织还是由国家电网调度组织。三、结算归属问题:结算由国家电网完成还是由独立结算企业完成。

其他试点:进展缓慢

广东、浙江之外,剩余6个试点进展似乎更为缓慢,仅有的几则消息字眼也都是启动、研讨、初稿。

剩余6大电力现货试点推进情况

2018年914日,华北能源监管局会同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在京召开《内蒙古电力多边现货市场建设试点方案》论证会;

2018年116日,山西完成了《山西省电力现货市场试点建设方案(初稿)》;

2018年719日,山东省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启动会在济南召开;

2018年7月,福建能源监管办组织召开电力辅助服务与现货市场试点衔接工作研讨会;

2017年1128日,甘肃省工信委印发《关于启动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

2018年413日,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印发《2018年四川电力交易指导意见》的通知,其中提及跨区域省间富余可再生能源电力现货交易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地方政府,对于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的诉求并不强烈。现货只是一个工具,政府主导去做这件事情,首先要把诉求说清楚,才有可能往前推。现在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地方政府一个可能诉求是降低电价,但这与市场派是完全不一样的,市场派是希望通过电力现货还原电力的真实价格信号。